I'm Live!
Watch Now

芭乐影视app二维码下载

【 .】,精彩免费!

医生好言相劝蓝草要冷静,不要太紧张,毕竟她现在是孕妇。

黄柱子也在旁边附和,“是啊,蓝小姐,您要冷静一点,别太焦虑了,不让您再这么不安下去,我可就要告诉夜少了。”

蓝草不悦的瞪他,‘敢!’

黄柱子无辜的耸耸肩,“我敢不敢,还得看蓝小姐您的表现了。再说,我现在可是冒着被夜少知晓之后会给我的惩罚帮您瞒着他的,蓝小姐,您可要体谅一下我的处境啊。”

他都这么买惨了,蓝草还能说什么?

“黄柱子,我警告,嘉嘉现在还没有确诊有没有患上白血病呢,可不要到处乱说,让我外公和妈妈知道了,我可饶不了。”

“放心,我不会告诉他们的,不过一旦嘉嘉确诊了,我一定得告诉夜少,这是我的职责,蓝小姐,到时候您可不能阻拦我。”

“哼,到时候再说呢,可千万要祈祷我弟弟不会被确诊患白血病,知不知道?”蓝草凶巴巴的说道。

黄柱子笑着点头说好。

他本想用笑容让蓝草冷静下来的,然而蓝草的内心却还是依旧焦虑。

她安静的坐在病床边看着嘉嘉,一边在脑海里思索。

白衣圆点少女新装秀丽可人

要是嘉嘉真的被确诊患了白血病,那她该怎么办?是让嘉嘉留在国内治疗呢,还是把他和外公还有妈妈一起送到国外做治疗?

“铃铃铃!”蓝草的手机铃声打破了病房里的宁静。

蓝草一看来电是夜殇,便想也不想的摁断。

随后,电话铃声再次响起,还是夜殇的……

黄柱子也瞄到了她手机的来电,连忙劝她,“蓝小姐,您还是接电话吧,不然夜少会怀疑的。”

听他这么说,蓝草就离开病房去接电话了。

电话一接通,夜殇略显疲惫的声音响起,“女人,怎么挂断我电话?”

蓝草稳了稳心神,笑笑,“不好意思,我刚才手滑点错了。”

“手滑?”夜殇明显不相信她的借口,“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不想让我知道?”

“去的,才做了亏心事呢,我没有,没有做亏心事,听见了吗?”蓝草没好气的怒吼。

电话另一端的夜殇蹙眉,“没有就没有,这么急躁做什么?小心肚子里我的女儿被吓坏了。”

蓝草深呼吸缓和了情绪,歉意的说,“对不起,我刚才激动了,不过都是因为我今天没能到医院看望外公所致,难道关颖没有告诉,有记者在帝王医院蹲守吗?”

“嗯,这事我知道,我给打电话就是想了解现在的情况,听说嘉嘉病了?他还好吧?”

‘嘉嘉发高烧了,目前情况还好,我在XX医院陪着他呢,暂时还不能到公司去找了。’

“这样啊。”夜殇沉吟了一下,说,“这样也好,就在医院陪嘉嘉,外公这边今天暂时不要去看他了,他现在还没有醒来,去了,他也没办法和说话。”

“夜殇,说什么呢?我去探望我外公难道就是要他和我说话吗?外公没有醒来,我更要去看望他了,不然他又怎么会醒来呢?还有我妈妈,她很敏感,晕过去了之后,也不知道她醒来后精神状况会怎样……”

“好了!”夜殇沉沉的打断她,“这些事别担心了,好好照顾嘉嘉,我这边的事情忙完了就过去看。”

蓝草连忙说,“不要过来了,嘉嘉要是输完液,我就送他回家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想让夜殇知晓嘉嘉有可能患上白血病的事。

她连忙转移话题,“对了,事故处理得怎样了?没被警察怎样吧?”

夜殇轻笑,“怎么?担心我会跟的前男友一样被警察控制了?”

听他拿这事开玩笑,蓝草不悦,“夜殇,欧哲航因为这次意外的事故被警方控制了,很开心吗?”

夜殇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反问,一下子停顿了下来。

他的沉默让蓝草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可她不想道歉。

她是这么想的,这是一起意外的事故,作为项目负责人欧哲航被警方控制就够了可怜的了,再说,公司项目出了意外事故,该要负责的是他们蓝星公司的最高层,作为最大股东夜殇完全没必要对欧哲航冷嘲热讽。

就这样,两人都不说话,光是在话筒里听着对方的呼吸声。

最后还是夜殇清了清嗓子打破了宁静,“草草,这次的事故并不是意外那么简单,种种迹象表明,这是一起认为的事故,幕后指使人是谁,动机如何,我还在暗中调查。”

“人为的事故?”蓝草大惊,“怎么会这样?警方也是这么认定的吗?”

夜殇沉声说,“事故的调查还没有结束,警方不会轻易做这个认定的。”

“那呢,认为是谁做的?”蓝草追问。

“目前还不清楚,我还在查。”

蓝草想了想,又问,“那个,我早上看新闻,有人接受采访说是公司股东有人想陷害,让坐牢,是不是啊?”

“不排除这个可能。”

“如果是这样,那谁会这么做呢?不可能是肖天明吧,他现在不是公司股东了,而且他现在在监狱里……”

“欧哲航是他的女婿。”夜殇淡淡的来了这么一句,轻飘飘的打断了蓝草的话。

蓝草心又是一惊,“怀疑是欧哲航做的?不可能吧,他这个人很胆小的,不可能做这种事。”

“是吗?”夜殇似笑非笑,“们都分手那么久了,还这么信任他?”

“这与信任无关,我只是就事论事……”

“好了,如此就事论事就免了,我会尽快查明白的,乖乖等消息就好,可不要自作主张以代理董事长的身份插手这件事,知不知道?”

“也知道我是公司的代理董事长啊?那么警方肯定要找我了解情况的……”

“他们不会!”夜殇笃定的说道。

蓝草愣了一下,“怎么知道?”

夜殇淡笑,“我若没有这个自信,就不会对说这句话了。”

“是吗?”蓝草有些想不通,他凭什么这么有信心在公司出了这么大的事故之后,她这个代理董事长不会被警察询问?

Affili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