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Live!
Watch Now

秋葵视频安卓二维码地址分享

——————

左小美心惊之余,原先过来的想法,倾刻间又收了起来,袅袅站在陈春身边静静的观察着,看到陈春对她冷淡异常,她心中就有气——

人生来,为什么差异这么大!

“爸,妈,不好意思,让你们等我。”栾宜玥虽然暗里很想动手掐死身边这该死的大男人,但是面上却是挂着温柔的笑意,朝着大家打招呼。

“妈妈~坐这儿。”小珠宝乖乖的坐在加高的儿童椅上,一对漆黑的小眼睛孺慕的望着栾宜玥。

“宝贝乖。”栾宜玥轻笑,小手在她的头颅上轻轻一揉,目光看向公婆各自怀中的小婴儿,夫妻两人一人一个,抱地都不愿意撒手呢。

两孩子还小,二个月都未到,体重有限,再加上他们一直抱着手臂会随着孩子们的体重而增加臂力,根本不会觉得累。

一行人,瞬间就将左小美的存在,给忽略了。

左小美难堪的握住拳头,目光定定的望向陈春——

陈大娘可能是觉得太委屈她了,立马叫来服务员上菜,不动声色地将儿子和未来儿媳妇拉在一处。

途中,栾宜玥很明显的感觉到了一道敌意,她停下跟姑娘的互动,抬头望向左小美,只见左小美在转身离开时,还不甘心的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就这一眼,让栾宜玥本能的打开天眼!

眼镜萌娃粉艳动人

只见,左小美身体的雾气真的够丰富的!并且,在她的眼中,她印象原本喜旺的红色渐渐转化成了黑色!

而且,腹中居然有明显的青雾……

哇靠,栾宜玥差一点没有绷住脸色的吃惊神色——水滟的眸光略带古怪的望着左小美扭着腰走的臀部上,心里默默的替陈春悲摧。

一眼望去,她正好看到了,陈大娘和陈春头上的气运亦是在黑红之间闪烁转换!

栾宜玥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收起眉中的惊骇,粉饰地朝着丈夫的大腿拧了一把。

她可是没有忘记这个混蛋男人,先前对她做了啥来,现在找着机会,她不动手,简直对不起自己的小心肝。

濮阳渠没有忽略了爱妻的神色,不动声色的握住她的小手,仍继续与厉琥随意的闲聊。

团团和圆圆睡地熟,菜一上来,就被移到了小床上,显然刚刚抱下来时,两老是舍不得脱手。

吃过迟来的午餐,濮阳渠提议一家子去当地有名的旅游景点转一圈,栾宜玥和濮阳柔一人抱一个宝宝,先上前给他们整理干净。

说实话,栾宜玥不想去,但是若是她说不去,这一行肯定就要泡汤,所以她非常配合着丈夫的提议。

吃完饭已经三点钟了,正好给两小整理好,又喂了一次奶,两小就随着大家一起出门。

C村是出了名的旅游景点,不过路上两边都是大片大片的油菜花赏心悦目,进入村里,还是闻名当省的C山,山上有一道甘泉,口感非常的好。

半山上又有一个颇负盛名的观音庙,香火向来鼎盛。

从陈家到C山还有一段路程,所以大家还是开车去的。一共开了两部车,厉琥的车换成了陈春家里的商务车。

没办法,陈大娘将左小美也塞上车,本来就刚刚好的坐位,当下就不够了,只能换部车开。

上车前,陈大娘还给大家分了几份景点介绍,让大家知道哪里好玩,看来本地政府规划真的做地很到位了。

从三年前政府大力开发C村为市里重点旅游景点后,C村的发展极大,象陈家的生意也是,越做越大,已经在着手在他们家后院的一片自家地上,建一栋更大的住房,看规划是三层小洋楼。

所以,别看陈春只是个当兵的,家里非常的富裕。

栾宜玥心下,也就明白了,为什么左小美看到陈春回来,又厚着脸皮凑上前——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哪有什么素质品德之说。

刚刚她就想跟丈夫说一下左小美的情况,只是,陈春为了躲开左小美的纠缠,一直拉着她丈夫和厉琥在交谈。

到了上车时,小珠宝非常委屈的看着她和丈夫,濮阳柔当即心软的抱着小珠宝坐上了军车后座。

这么一来,栾宜玥只能坐在副座上,多了小珠宝和濮阳柔在,她哪里还能好好跟丈夫说私事,且‘天眼’这事确是灵异,只能作罢。

最先来到的景点,便是盛开成片的油菜花地,一家子在这里拍了不少的相片,陈春和厉琥不好凑上前,便站在一边,后来厉琥被喊上前去帮手拍相片时,左小美终于找到了机会!

她立马抓住机会,小手拉住陈春的手臂,哭丧地问道:

“春哥,你是怎么了?这都大半年没有见面了,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冷淡?”

不听左小美的声线,单是看她的五官,还是能看的。

再加上她平时被父母娇养,家里生意也不错,有钱就能养身,所以左小美身高不错,有一米六五,丰腴的身材,前凸后翘,极惹人眼光。

这也是陈大娘看上左小美的原因,她这肥臀一看就是好生养。如今陈春也二十七岁了,陈大娘有意让儿子转业也好、退伍也好,回到家好好给她生一窝孙子。

最近催他回家结婚的事情就越发多了,越催陈春越是反感,偏偏是自己的老娘,他也不能斥她,只能使用冷暴力,远着。

“左小美,我当初跟你订婚前,就说过了,我没有三十岁不结婚,而且,结婚也不会退伍。”

“我知道,我也没有催你结婚,是大娘她……”左小美骄作地说,声音里真的好委屈。

在左小美眼中来看,她跟阿春订婚时,才二十一岁,在村里确实是好多小姐妹都结婚了,但是她又不是村姑,自己也在上大学,还没有玩够呢,所以她根本不急着结婚。

再说,陈春三十岁,她也不过是二十六岁,结婚也不算迟。

若不是这一回陈春确实太久没有跟她见面了,左小美也不会接到陈大娘的电话,就屁颠屁颠的跑回村里,为了这事,回到市里,她还得费口舌与某个小心眼的男人解释一道呢。

“不是你要结婚?”陈春拧眉,偏头望向左小美,这么一看,他拧起的眉头更紧了——

她脖子耳根里的红瘀,是什么?!

Affili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