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Live!
Watch Now

丝瓜app无限播放免费视频大全

() 海棠树与梅树不同,就像海棠花与梅花不同。

但它们也有一样的地方。

一样很美。

王不二站在海棠树下,那身松垮破碎的道袍看上去有些邋遢,他伸出一只手摸着树干,那双耷拉着的肩膀似乎展开了些,嘴角竟然扬起了一抹微笑。

他的眸子深处似乎有着一抹沧桑一闪而逝,消失不见。

“你不觉得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吗?”

王不二轻声道。

李休看着他,沉默了片刻,然后道:“的确很有意思。”

于是他起身走到了那棵树下,走到了王不二的身侧。

相较梅花来说海棠绽放的更为密集。

起风了。

海棠花瓣扑簌簌的落下,落在了二人的身上。

大眼气质的学生制服

这花并无味道,看起来却很香。

让这场试炼结束?

这话是什么意思?

慕容雪的双手掩在袖中,地上的沙石滚动,渐渐有摩擦声响起,她看着二人,眉头轻蹙。

小和尚的丹药很有用,封于修的伤势已经被控制住,短时间内虽然无法与人交手,但是站起来活动却没什么问题。

他看着那枚流云佩,自从王不二离开青山之后,阴曹追寻了许久方才赶在三古之地开启之日抵达梅岭,结果却是不尽人意。

不戒身上的僧袍沾满了灰尘,总是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他起身走到了封于修的面前,脚下的布鞋踩碎了几颗石子。

那个光头很亮,三古之地的阳光也很亮。

照在头上发着光,有些滑稽。

小和尚冲着他露出一个笑容,有些腼腆:“施主养伤即可,莫要乱走。”

这是在拦路。

不戒第一次做这么霸道的事情,觉得有些理亏,所以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

封于修前进的脚步停了下来,沉默了许久,然后目光从那枚流云佩上移到了天上。

三古之地很奇妙,也有太阳,也会起微风。

只是万里无云让整个天空看上去有些空洞,没甚意思。

王不二将放在海棠树上的手掌收了回来,从腰间取下玉流云,看着李休。

李休皱着眉,没有动作。

青衫衣角染黄了尘土,他抬起了右手,露出了那朵小花。

轻轻地碰了一下玉流云。

花瓣在摇曳着,很软,自然不会有什么声音响起。

然后天地间忽然暗了下来,空中竟是凭空生出无数云彩,遮天蔽日,阳光逐渐隐没云层,大地被黑暗笼罩。

云朵之中亮起了无数紫蓝色光纹,然后有一道雷光闪现,照亮了这片天地一瞬,接着惊雷落下,劈在海棠树上,海棠花消失不见,树干漆黑,接着整棵树化作碳灰,随着渐起的狂风被吹散各处。

天生异象,惊动了所有三古之地的人。

无数人抬头看着这一幕,震撼非凡,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楚恒的眼睛瞪的大大的,他看着王不二,看着天空。

那家伙究竟是什么人?

慕容雪抿了抿嘴唇。

天昏地暗,狂风呼啸。

看上去像是天变的大灾。

李休的长发随着青衫向后扬起,那原本束着发丝的一个草环已经被风吹散,在划过不戒身侧的时候被他伸手接过,然后系成一个草绳缠在了袖口上。

他紧了紧袖口,确认纸画不会被风吹走。

满意且安心的松了一口气。

满天的漆黑乌云浓重且压抑,云层表面不时闪过的蓝紫色雷电像是欲要灭世。

这是很少见也很震撼人的场面。

即便是慕容雪楚恒和封于修等人都在抬头看着那里,半晌无言。

王不二却没有抬头,看也没看一眼。

李休也跟着皱了皱眉,因为很吵。

雷电无论是劈在云层中还是劈在地面都是要发出声音。

这就是雷鸣。

这很吵。

王不二蹲下了身子,将玉流云放在了地面,流云佩放下碾碎了一片花瓣。

碰到了泥土与沙石。

然后碎成粉末。

发出啪的一声。

忽然间,大地开始震动,天上风云旋转成为一个漩涡。

自原本海棠树的下面,自流云佩碎裂的下面开始蔓延出一条巨大无比而又望不到边的缝隙。

天地震荡间,三古之地自中间断裂。

大地南北分开。

……

裂缝无尽长,分开了整个

三古之地,并朝着两侧扩大。

呼吸时间便出现了一道深不见底,不知长短,数百米宽的深渊裂痕。

慕容雪的瞳孔缩成一点,急忙朝着后方掠去

,然后面色凝重的看着这一幕。

楚恒更是骇然道无以复加,他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幕竟然都是那个人一手创造出来的。

那个玉佩究竟是何物?

他看着李休,心中第一次真正出现了恐惧。

这位世子殿下,究竟要做什么?

封于修叹了口气,事已至此,已经无可避免,只是阴曹往后的日子可不好过了。

李休站在一侧,他通读天下,所以见识很广泛,却从未听过有这样的事或者传说存在,好在他去过莫回谷和倒悬天,倒也能保持平静,只是那只手不自觉的摸了摸指上的小花。

王不二咳嗽了两声,面无表情,像是完看不到这天地巨变。

他伸出一只手,地上碎成无数粉末的流云佩漂浮起来落进了他的掌心。

他向前走了几步,站在裂缝一侧,将手举起,摊开。

玉流云的粉末洒了下去。

三古之地的震动消失不见。

所有的一切在此平静下来。

雷声仍在云层中响起,只是却不在落下。

楚恒苍白着脸,靠在巨石之上大口喘息着,天地间似乎弥漫着一种威压,席卷着所有人。

远处有破风声响起,越来越多的人顺着中心点寻找了过来。

其中有几人穿着白衣,有些慌乱,从远处看到了李休,面上一喜跑了过来。

开口打算询问。

李休皱了皱眉。

他们在书院的时间不算长,但知道这是厌烦的意思,于是没有发出声音,静静站在他的身后。

远处有许多人出现,彼此看不顺眼的很多,但这时候都默契的没有说话。

无论是先出现的还是后出现的都很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又或者接下来即将发生什么事。

难不成是三古之地即将破碎崩溃?

又或者是有什么了不起的传承即将现世?

没有人知道,但好在他们看见了站在最前方的那个青衫少年。

也许有很多人没有见过李休。

但看着那身青衫与那张脸。

心下恍然,想来这便是世子殿下了。

……

……

&nbsps:昨儿个欠了一章,估计还不上了,索性算给自己放了假,一会儿还有一章,老规矩,你们先睡,晚安

Affili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