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Live!
Watch Now

最新樱桃直播app下载

.630shu.co,最快更新都市剑说最新章节!

“炮击!卧倒!”

警察们后知后觉的怪叫了一声,集体扑倒。

那些被逮捕的壮汉们依旧傻头傻脑的站在原地,有的甚至还在往酒店方向走。

遥遥踯躅在远处的一个白色小身影登时吓得挤出几滴骚臭液体,仓皇窜入密林深处,很快消失不见。

“百步神拳”何老宗师的下巴都快要跌掉了。

不过他才不相信是有炮弹打过来,自己看得分明,根本就是小玉儿这个熊孩子挥出的无形拳劲,更何况在华夏腹地,谁敢架枪架炮,找死么?

“百,百,百步,神拳?”

这是百步神拳!

甚至比自己使出来还要霸道几分,那一击无形拳劲,几乎和真正的炮击没什么分别。

十余步开外的大树当场死于非命,地面上连着根的,只剩下五尺之高的木桩子,肯定是活不成了。

轰在树上都是如此,要是轰在人身上,那还得了?

古典美女清纯仙女写真

硬刚坦克未必够格,但是放怼步兵装甲车,应该是可以了吧?!

“诶?!”

小玉儿一脸难以置信的看了看那根裸露着白生生茬口的残留树桩,又看了看自己的拳头,根本不敢相信那一发拳劲是自己放出去的。

好可怕的威力!

小师姐终于成功的自己把自己给吓到了,小脸蛋儿再次一片惨白。

堪比归元境的罡气降格到聚气境初阶,降的可不止是一级,而且真气的精纯程度,即使是何老宗师也远远不如。

“小玉儿,别把拳头对着人。”

反应过来的肖薇十分忌惮的看着小师姐的双手,简直当作炮口来看,万一走火呢!

那可是要死人的!

“啊!吓死我了!”

连忙放下双手,小玉儿嘴一扯,差点儿哭出来。

她到底还是个孩子啊!

“李白,快让我们恢复正常!”

肖薇是大人,知道如何自控,不会肆无忌惮的滥用不属于自己的力量。

她没有像小玉儿师姐那样做各种尝试,这里的场合也不合适。

“恐怕不行,们得学着适应,这是一次难得的体验,千万不要错过了。”

李白两手一摊,并不准备收回那些真气或者帮助两人将真气驱散。

他更好奇肖薇和小玉儿在获得强大力量后的反应,究竟自我膨胀的飘了呢?还是沉迷于其中,失去了自我。

或许这是一个机缘,让二人能够站在更高的位置往下俯瞰,将来说不定能够走的更远。

修道容易,修心难。

李白的本职工作就是关于心灵的精神科治疗,与武道和术道互相印证后,自然知道这样的机会难得。

“百步神拳”何老宗师不无担心地说道:“这样不会有事吧?”

在任何时候拔苗助长都不是一件好事,练武一途,唯有踏踏实实的安下心来,一步一个脚印,绝无任何捷径可走。

“喂!们几个,还不快趴下。”

只顾着自己抱头卧倒的警察们终于注意到还有几个人并没有随着他们一起趴到地上,躲避随时有可能飞过来的炮弹。

“没事的,不是炮弹!是她干的。”

李白摇了摇头,指指依旧惊惶失措中的小玉儿。

这个小丫头以前从未掌控过如此恐怖的力量,这会儿完方寸大乱。

幸灾乐祸的想想,也挺有趣的。

平时就无法无天,这会儿终于知道怕了,不是什么坏事。

“不是我,不是我!”

小玉儿的小脑袋摇得如同拨浪鼓一般。

李白解释道:“是‘百步神拳’,一种拳法!”说完还向何老宗师递过去一个眼神儿。

赶紧的,演示一下。

她?

这么丁点儿大的小姑娘?

开玩笑的吧?

警察们皱着眉头,在地上趴了一会儿,终究还是没能等来第二发飞来横炮。

他们渐渐有些相信了李白的话。

何老宗师无可奈何的摆开架势,凝气挥拳,不远处的另一棵树上响起一声闷响,枝叶摇晃,一片片叶子落了下来。

这是什么功夫?

并非武林中人的警察们对“百步神拳”的神奇拳劲完理解不能,甚至当作为超能力来看待。

“武术吗?吓了我一大跳,看着真像是超能力。”

领头的那位警察拍打着身上的草叶和泥土,有些狼狈的站了起来。

其实想想也是,谁会在这里***,根本不合常理,就算是打仗,战争也不会涉及到九寨沟这样的旅游风景区。

武术可以教授给徒弟,但是超能力却不行,所以是武术的概率更大一些,只要不是炮弹,那就没什么可怕的。

在解除警报后,纷纷站起来的警察们很快有了自己的判断。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看我,我就有超能力。”

李白手一抖,抓着一大叠人民币,大概有一万多一样子,红彤彤的挺晃眼。

“是钞票的钞!会变魔术了不起啊!”

气恼之余,肖薇毫不留情的揭穿了李白,脚下一个不留神,陷进地面五寸多深,直接把鞋子给嵌进去了,真是好烦!

超能力是根本没有的,所以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钞能力,有钱真的了不起啊?

唉!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特么……几个警察好想拿副铐子给李白铐上,太会得瑟了。

酒店里面,参加讲武大会的武者们随便糊弄了一口,填了填自己的肚子,却并未返回各自的房间,而是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楼和二楼,不知道在聊些什么。

有人意外死亡,毫无征兆的爆发南北武林对峙,当所有人冷静下来后,都情不自禁的冒出一身冷汗。

就差一点点,这一届华夏讲武大会就会变成死伤无数的武行。

一旦热血上头,谁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够身而退。

当看到带着装备离开酒店的警察押着一群人回来,正在试图打探消息的武者们立刻就像炸了锅一样,围拢过来。

他们惊疑不定的打量着那些垂头丧气的汉子,猜测对方的身份。

酒店地处偏僻,最近的民居也在几公里开外,附近根本没有任何可以落脚的地方,这些人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发生了什么事?这些人是谁?”

大会主办方的工作人员满头大汗的赶过来。

他们和酒店方亡羊补牢的联手清查了酒店内所有人,在照着名单比对时,又发现了一些身份不明的可疑人士。

好在参加讲武大会的武者都不是普通人,根本无惧动手,经过一番搏斗,生生擒拿了那几个不请自来的家伙,加上之前警察们拿下的,至少有四五十人,足足有参会人员的六分之一。

这是一个相当惊人的比例,几乎意味着整个讲武大会被渗透成了一个大筛子。

所有人都在后怕,要不是那个年轻人当机立断的强行镇压,天知道后面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可怕事情。

这会儿又押来十几人,更让人吃惊的是,三秦省杂门宗师施逸躺在担架上人事不省。

越来越多的人惊疑不定,难道连宗师层次的前辈名宿也参合进来了吗?

Affili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