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Live!
Watch Now

猫咪aqq社区官网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猜测?凶手杀洪毅和李兰珂的手法那么完美,行动也是快狠准,如果是同一人所为,为什么单单只是用骷髅骨做恶作剧,而不对她下手?”封老提出疑问。

“我不知道。”叶梵却是摇头,对于这个问题她也百思不得其解。

“哎呀,百密一疏,我怎么早没有想到这一点,要不然当时我就能想办法查看他的手腕是否有咬伤。”叶梵啪地一声,懊悔地一掌拍向额头。

接着回忆了一下之前两次见过谢奇的情景,激动道:“虽然不知道他是不是左撇子,但是我记得,在图书馆碰见他那次,他的手表是戴在左手腕上的。”

“右手。”叶梵脱口而出,漆黑的眼光闪过一抹亮光,眼中闪前星星光芒,抚掌道:“一般人手表是戴在左手腕上,因为右手在生活中容易磕磕碰碰,还摁胳膊,除非是左撇子。”

“戴着手表?戴在哪只手腕上?”封老敏锐地抓住了重点。

总不至于要去杀人的时候,还专门把手串戴上吧?

“不仅如此,我在洪毅的喉管里发现一个星形的贝壳珍珠,再加上他牙缝里带血的细线,怀疑洪毅咬过凶手的手,谢奇穿着长袖,戴着手表,看不到他手腕是否有伤,但是我有注意到,前几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的手上并没有带手串。”

“但是这个谢奇并没有出现在Y家梅花款的名单上?”封老一下子就点出她对这个怀疑对象迟疑的地方。

“但是……”说完谢奇身上的疑点,叶梵又迟疑起来。

她曾看过一个新闻,一个学医的女生,她男朋友劈腿,带着新欢天天在她面前炫耀,最后女生实在受不了了,拿刀捅了男生二十多刀,刀刀避开要害,最后那男生受到极大创伤但仍被判定为轻伤。

“凶手显然对人体构造非常熟悉,手法也很熟练,下手快狠准,普通人,即便心理素质再好,也很难有这样的手法,但若是医生的话,就完全有这样可能,尤其他还是一个临床医学的教授。”

安静淡然女主写真

“还有一点,李兰珂身中一百零八刀,洪毅足足有二百五十刀,刀刀都能避开要害,分寸把握得极好,确保他们能活着受完整场的凌虐,而不会中途断气,我仔细检验了两具尸体上的刀口,可以确认,没有一刀是在死后划的。”

……

“全校都知道他深恋林艳艳,在她离校这些日子,他更是黯然神伤,但我今天诈了他一下,发现他对林艳艳的感情不像是传言中的深爱,却故作深爱的样子,所以我怀疑,他是故意接近林艳艳,为了某种目的。”

“柏星月是药刘学高材生,谢奇作为临床医学的教授,将两本药剂学的书籍当宝贝似地抱着不容他人触碰……”

“谢奇是A大的教授,上个月圣诞晚会,他也有参加,看过我们学院的凶案小品,完全能复制凶案现场。”

“嗯。”叶梵点头,“我已让常队去查谢奇的身份来历。”

“你怀疑这个谢奇就是柏星月口中的那个男友?”封老看着叶梵旁边的那面分析案情的画板,睿智的眼中也陷入了深思。

叶梵沉吟着将几次见到谢奇的奇怪之处说出来,然后又道:“我查到,曾有个保安说过,有一个医学院系花拒绝洪毅并打了他一巴掌,还声称有男朋友,这个系花如无意外,应该就是柏星月,如果柏星月有男朋友的话……”

“有怀疑的对象?”封老一见叶梵的表情就火眼金睛地看出她心中所思。

这名单上剩下的六人是四男两女,来自全国各地,没有一个是泸城人,也没有……她怀疑的那个人的名字——谢奇。

说到这里,叶梵拿起Y家的那份名单道:“其中种花籍有七人,整个亚洲籍有二十五人,排除掉洪毅,种花籍有六人,我已经把名单给常队,去细查这六个人的情况和行踪,暂进还没消息。”

“两起案件,凶手都是用攀岩绳索从楼顶坠落,进入浴室杀人,用的是Y家‘梅花’款设备……”

“是,师傅。”叶梵也明白这个道理,从对林艳艳的推测猜想中拉回绪,继续分析两起虐杀案现场以及调查的线索,最后做了个部分犯罪侧写。

“林艳艳骷髅骨案是否与虐杀案有关暂且先不提,在没有更多证据支撑之下,先跳脱出来,继续分析虐杀案的凶手线索。”封老见叶梵一直在沉思,眉头越皱越紧,便开口让她不要再继续苦思,在无证据支撑之下,很容易在推断深思中陷入自我认知的误区。

还有谢奇,他身上也有很多奇怪的地方,他跟林艳艳又是怎么回事?

也正是基于这点怎么都说不通,又因为林艳艳的身份无法调查,她便没有跟常队他们说,不过跟她师傅分析案情,除了那些超自然的事,她自是都说出来。

呵,以林艳艳的心狠手辣,凶手哪来有机会去杀李兰珂和洪毅,早就连渣都不剩了。

叶梵若有所思地蹙起了眉头,还是不对,在普通人的眼中,林艳艳再张扬不可一世,她也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凶手若没有对她动过手,是不可能知道她的本事,但若是动过手……

林艳艳是名修炼者,凶手就算身手再好,身体素质再棒,也动不了她。

是因为林艳艳不是害死柏星月的主凶?还是因为……杀不了她。

如果凶手要报复当年有份害死柏星月的人,为什么就只是对林艳艳恶作剧,而没有像虐杀洪毅和李兰珂一样杀害她?

原先她也只是起了个念头,但在看到东区的五行炼灵邪阵后,她越加肯定,当年柏星月之死,林艳艳一定也是参于其中的人。

一直默默陪在身边,为她端茶递水的冥九见她说了半天,正给她倒了一杯蜂蜜水,准备等她说完就可以喝,就见她拍着自个额头,那清脆响亮的声音,可把他给心疼地,端着水杯就出现在她身边,给她揉揉她光洁的额头。

结果他忘记了,叶梵正在跟封老视频着。

Affiliates